四年庭审未解的150万债务真相

摘要: 我的图文

10-11 14:41 首页 法人杂志

▋本文来源:《法人》 彭飞


150万元债务是真是假?当年参与协议签订的当事人最了解真相,然而他们的证言却未被法院采纳。而庭审四年来,遵义市中院也一直未通知协议的重要参与方正安县国土局出庭


七年前,在遵义市正安县的一项投资,成为浙江籍商人邓茵四年多来一件挥之不去的伤心事。


2013年5月22日,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迅速作出的一份调解协议书,导致邓茵在正安县已经投资上千万的张家院铝土矿探矿权悄然转让,而该铝土矿的期待利润估值达上百亿。


依据调解协议,原属于正安拓展资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拓展公司”)的估值上百亿的铝土矿探矿权被转让给了正安县方圆土地测绘有限公司(下称“方圆公司”)。后者起诉拓展公司的理由是,2010年,拓展公司受让方圆公司名下五处铁矿探矿权时未支付150万的补偿款。


在邓茵看来,方圆公司所起诉的150万债务完全是虚构的事实。2010年5月,为了受让挂靠在方圆公司名下的上述五处探矿权,邓茵通过名下平安矿业公司将150万补偿款支付给了国土局,而且有国土局的收据为证。


两年后,方圆公司股权被100%收购,新的方圆公司法定代表人以没有证据证明拓展公司支付给方圆公司150万的补偿款为由向遵义市中院起诉。


调解期间,遵义市中院未通知国土局到庭,赵某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拓展公司与赵某曾经的员工吴在金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方圆公司迅速达成调解协议,将拓展公司名下张家院铝土矿探矿权转让给了方圆公司。


邓茵告诉记者,调解协议生效后,她才发觉此事,只能提起再审。《法人》此前曾以《150万元“债务”围猎百亿探矿权真相》为题对本案进行过报道,四年来,为了要回该铝土矿的探矿权,邓茵陷入一次又一次的诉讼漩涡。记者获悉,案件目前又有新的进展。2017年8月11日,遵义市中院再次驳回了四川平安矿业公司的诉讼请求。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庭审开始前,四川平安矿业公司便申请追加正安县国土局为第三人,但国土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其并未接到法院到庭通知。


新的三方协议为诉讼留下把柄

2010年5月6日,经遵义市人民政府和正安县人民政府招商引资,邓茵通过名下四川平安矿业有限公司与正安县国土资源局签订了《贵州省正安县九曲村一带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的协议》,对遵义市正安县九区村一带的铁矿和伴生、共生矿资源进行勘查和开发。


协议约定,“平安矿业公司对正安县学堂坪、余家槽、九曲、铁厂坝、鸡公岭、天楼山六个铁矿的探矿权人给予一定的补偿。由正安县国土局做好补偿协调工作,并向平安矿业公司提供与以上六个探矿权人的补偿转让协议。”


2010年5月11日,平安矿业公司向正安县国土局汇入150万元补偿款,有收据为证。


上述六处铁矿中的学堂坪铁矿、余家槽铁矿、九曲铁矿、铁厂坝铁矿、鸡公岭铁矿五处铁矿在方圆公司名下,据国土局时任副局长郑传松证言:“实际上,方圆测绘公司没有这五个探矿权,是唐莲军、何成强挂靠在方圆公司。”


2010年5月18日,正安县国土局正式牵头,与方圆公司以及自然人何成强、唐莲军分别签订《铁矿探矿权补偿协议》。根据该协议约定,国土局支付补偿款后,五个探矿权归正安县国土局所有,方圆公司、何成强、唐莲军均不再享有铁矿探矿权任何权益。


同一天,正安县国土局时任局长刘兴旺从平安公司汇入国土局的150万元专项经费里分别签批了相应补偿款支付给何成强、唐莲军。


2010年7月1日,由平安矿业公司全额出资1000万元成立了拓展公司,平安矿业公司占股90%,平安矿业公司的合作方遵义市金华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金华公司”)占股10%。


金华公司法定代表人赵某为遵义市人。邓茵告诉《法人》记者,为经营方便,其决定由赵某担任拓展公司法定代表人,而这一决定让邓茵追悔莫及。


2010年7月5日,拓展公司、方圆公司、正安县国土局三方又签订了一份《矿权整合转让协议》。协议约定,方圆公司将其名下五个铁矿的探矿权全部转让给拓展公司,拓展公司支付补偿款150万元。


5月18日,正安县国土局与方圆公司及其挂靠人已经签订《铁矿探矿权补偿协议》,将五处铁矿探矿权转给了国土局,为何7月5日国土局、方圆公司、拓展公司三方再次签订一份《矿权整合转让协议》呢?


邓茵解释,签订5月18日的协议时,拓展公司尚未成立,五处铁矿的补偿款由平安矿业公司支付。7月5日,拓展公司之所以又另外签订《矿权整合转让协议》,“是为了矿权转让、变更过户和行政整合的需要。”


让邓茵始料未及的是,正是7月5日这份为了完成审批手续所签订的形式意义上的协议,给方圆公司之后起诉拓展公司,称其未支付150万补偿款留下了把柄。


新方圆公司重翻旧账

工商信息显示,2012年10月11日,拓展公司法定代表人赵某名下另一公司--贵州力拓矿产勘查服务有限公司完成对方圆公司100%的股权收购。赵某曾经的销售员工吴在金担任方圆公司法定代表人。


邓茵告诉《法人》记者,2012年,她发现赵某担任拓展公司董事长期间,出现了挪用公司资金等行为。(目前,拓展公司已向遵义市公安局举报。)2012年12月29日,拓展公司便召开股东大会罢免了赵某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职务。


2013年1月8日,正安县工商局将拓展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为邓茵。


不过2013年3月28日,赵某向贵州省工商局提起行政复议,正安县工商局的变更登记被撤销。同年12月24日,法院判决确认拓展公司变更邓茵为法定代表人有效。


但2013年4月19日,正安县工商局把拓展公司旧的营业执照给了赵某,赵某由此获得了短暂的拓展公司法定代表人资格。


2013年4月22日,由吴在金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新方圆公司,以2010年7月5日的《矿权整合转让协议》为由,起诉拓展公司未向方圆公司支付150万的补偿款。


2013年5月22日,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调解协议书,将拓展公司(此时法定代表人还是赵某)名下的张家院铝土矿探矿权转给了方圆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赵某曾经的员工吴在金)。邓茵告诉记者,法院完成该调解协议时,她毫不知情。


当邓茵发现铝土矿以调解协议形式被转让给方圆公司后,拓展公司先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请求撤销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上述调解协议书。


2014年2月25日,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裁定书,指令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本案,再审期间,中止原调解书的执行。


随后,遵义市中院以调解协议为拓展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为由,驳回了拓展公司的申请。


接着,拓展公司大股东平安矿业公司针对调解协议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遵义中院再次以超过起诉期限,不符合第三人撤销之诉条件为由裁定不予受理,但随后再次被贵州省高院撤销。


值得注意的是,贵州省高院在作出上述裁定过程,已经明确了平安矿业公司是本案第三人,裁定遵义市中院受理本案。但遵义市法院再次受理本案后,仍然以平安矿业公司不是本案第三人,无权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为由驳回了平安公司的起诉。


四年诉讼始终未解开150债务真相

2017年4月20日,历经近四年曲折诉讼争端之后,拓展公司大股东四川平安矿业公司请求撤销上述调解协议的庭审在遵义市中院再次开庭。2017年8月11日,遵义市中院又一次驳回了四川平安矿业公司的诉讼请求,理由是“平安矿业公司所持调解书损害其民事权益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


至此,在平安矿业公司是不是本案第三人的问题上,出现了“中院认为不是,高院认为是,但回到中院又被推翻”的局面。


如前文所述,方圆公司所起诉的150万债务是否真实存在?方圆公司是否涉嫌虚假诉讼?


《法人》曾分别联系了赵某和吴在金。记者向赵某发送采访短信,其回复称:“这个在法院诉讼审理中,要了解相关情况找法院吧。”记者向吴在金发送采访短信,其回复称:“对不起,全权委托律师了。”当记者电话联系到吴在金时,其以“不愿意出那个名”为由再次拒绝接受记者采访。


《法人》也曾书面采访遵义市中院,至今未获回复。

2017年9月15日,《法人》记者再次前往正安县对150万债务的真实情况进行采访核实,经正安县宣传部工作人员安排,国土资源局相关负责人接受了记者采访,记者将盖有公章的书面采访提纲留下,该负责人答应,下周将召开局党委会讨论,将探矿权整合转让过程的150万补偿款等真实情况做出书面答复。


当天晚上,正安县宣传部有关人员电话告诉记者,县委领导非常重视此事,刚刚召集相关部门负责人开会商议,会妥善处理此事。但9月18日,《法人》记者再次联系国土资源局上述负责人时,其告诉记者,县里有关部门领导电话要求,不许国土资源局书面回复记者。


不过,正安县国土资源局该负责人在当时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告诉记者,并提供有关详实的证据材料证实,2010年7月5日,拓展公司所要支付的150万元补偿款应该就是指2010年5月18日四川平安矿业公司支付的150万补偿款。因为2010年5月18日的补偿协议,五处铁矿探矿权已经属于国土局,只是后来为了上报省国土资源厅审批需要,7月5日才又签订了一份协议。


记者在上述材料中发现,2015年1月8日,遵义市中院马天彬法官曾对代表正安县国土资源局签字的郑传松副局长和方圆公司时任法定代表人陈珊做了调查询问。   

《法人》记者查阅该二人的询问笔录了解,陈珊在调查笔录中称:“2010年5月18日,方圆公司已经将探矿权转让给国土局,方圆公司不再拥有以上五个铁矿探矿权,按常理也只能以2010年5月18日签订的协议为准。”


郑传松在调查笔录中也进一步解释:“之所以再签订2010年7月5日的整合转让协议,是因为按照文件规定,必须是公司之间的整合,不能是公司与国土局之间的整合。”“2010年5月6日,正安县国土局与四川平安矿业公司签订的开发协议中约定的150万元实质就是2010年7月5日正安拓展公司与正安方圆公司签订整合协议中约定的150万元,该150万已经支付不存在没有支付的情况。”


陈珊、郑传松的上述解释庭审中并未被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采纳,理由是二者的证词相互矛盾。对此,正安县国土局上述负责人也感到疑惑不解。“有一个疑点是:法院在调解的时候,我们是当时签订协议的当事方之一,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国土局,自己就调解了?”2017年9月15日,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遵义市正安县国土资源局相关负责人也对遵义市中院的做法感到不解。


日前,拓展公司已经再次上诉到贵州省高院,《法人》将继续关注案件进展。





首页 - 法人杂志 的更多文章: